不必“色迷迷”,却可以“色谜谜”

“痞子作家”冯唐在被问及他为什么热衷写“黄书”时,淡然而答道,他把性事当作科学一样探究。而在被问及这么热衷涉黄的他平时讲不讲黄段子,冯唐答,““你写一本黄书,别人有权利选择看或者不看。可是你讲黄笑话呢,你当着人面,多数人不好意思不听。所以我觉得人要尊重另外的个体。”

“医儒不分家”,是中国古代社会特有的一种现象。满口之乎者也的老夫子,大都略通岐黄之道;而悬壶济世的老郎中,也会附庸风雅子曰诗云一把。在宋代,范仲淹“不为良相,当为良医”的理念深入人心,济世救民成为读书人的两大抱负。至此便出现了“儒医”之名。朱肱、许叔微、李时珍等都曾习举子业,而王安石、苏轼、沈括等一大批文坛巨匠,医学功底也十分了不得。因此,书生气很重的古代良医们,常常将中医学的很多知识,用一种非常浪漫写意的方式表达出来,其构思之奇特,用词之精巧,往往使人惊叹不已。下面以隐名、谜语、对联、诗歌、戏剧、小说为例,来看看文学艺术中的中医现象。

   “年”来,树木凋敝,百草不生;“年”过,万物滋长,百花遍开。

的确,在涉黄这一点上,擅玩文字者要比不擅文字者幸运许多。同样都是玩赏肉体之欢,擅玩文字者事后可以根据经验记忆想象,把床第之欢付诸笔墨,或流芳千古,或遗臭万年,如《金瓶梅》,《玉蒲团》,《灯草和尚》,《卡萨诺瓦回忆录》等。

一、隐名中的中医

   “年”这个怪兽引得古旧乡民以各种方式驱赶冲喜,期万象更新,仪式渐转为民俗传统。贴春联、福字、年画,张起灯笼,门上披红戴绿一番,有了年味儿。

奇妙的是,原本不足为外人道的床第间的淫乐,一经文字的巧妙过滤,即使依然露骨直白,已经把类似AV的直观视觉刺激转换成较为间接的文字意淫。我认为,这就是淫与色的分水岭。前者纯粹为了激发生理反应,后者则更是一种更为复杂微妙的心理活动。它们之间有着截然不同的审美趣味。

所谓隐名,就是利用双关、借代、析字、藏字等手法,将意思显示在言外,须经分析解释才能明白。中医、中药的隐名,实际上是一种秘密传递中医、中药信息的方法,其意思表达隐晦曲折。中药隐名,起源很早。唐代元和年间,西蜀有位叫梅彪的文人,撰《石药尔雅》“所集诸药隐名,以粟、黍、蕎、麦、豆为五牙”。(明·李如一《水南翰记》)不知道梅彪集药,何以隐名?也许是保密,也许是故弄玄虚。而明清一些江湖医生将中药隐名,“不过是市语暗号,欺侮生人”。(明人小说《生绡剪》第九回)但虽然如此,他们所作的隐名,也真是挖空心思,颇有文化气息。如:恋绨袍(陈皮)、苦相思(黄边)、洗肠居士(大黄)、川破腹(泽泻)、觅封侯(远志)、兵变黄袍(牡丹皮)、药百喈(甘草)、醉渊明(甘菊)、草曾子(人参)等。

   春联往往是贴在大门、屋门上,上联、下联、横批,刚好给门框、门楣增添妆饰。横批下还粘上各色挂钱,挂钱在过去很是盛行,如今住宅楼里越来越少见了,除门楣,也有把挂钱贴在仓库、鸡舍、猪舍和井台上的。挂钱有五色:大红、粉红、黄、绿和蓝,张贴是否有序,我就不大清楚了。挂钱上镂刻有吉祥图案和文字,图案多为铜钱状,花纹细腻精美,样式清晰绚丽,因此俗称挂钱儿,也有各路神仙、连年有鱼、吉庆丰收、麒麟一类图样。贴挂钱,上沿粘牢,整页悬空,随风飘动。有制谜者制挂钱儿谜语,谜面云:“长方形,一块板儿,沥沥拉拉胡椒眼儿,中心衬着图和字儿,辞旧迎新添风采儿。”总结形容极到位。

在禁忌话题上玩赏文字的乐趣,不亚于在床底上面玩赏肉体的乐趣。在这一点上我和冯唐的观点是一致的。

有些中药隐名,大概是为防止病家对不雅药物随意联想而设,比如:金汁、人中白、人中黄、五灵脂、蚕沙、血余炭等。这些药物,要么是从人或动物的尿液、粪便中提取的,要么就是毛发指甲的制成品。这些不雅药物如果不用隐名,那病家知道药物的来头,恐怕就没有人敢下口。为避不雅联想,不知哪位高人稍加变通,略施笔墨,便让此良药得以流传,并进而成为药物的正名。可见,“美其名曰”的事情有时候也是可取的。

   挂钱和春联相映成趣,门的正脸儿贴一张大福字,当真喜庆,福字有正贴、倒贴,倒贴寓意福气倒(到)来。也有大门上不贴福字,贴门神的,门神人物多为秦琼、尉迟恭、钟馗一类人物,但小时并不晓得,一直以为是魔礼青等四大天王,形制张扬、夸饰,我并不喜欢,又因看了《哪吒》小人书,更多一分厌憎,就此用鞭炮多行了些恶作剧,后来才明白“所憎非人”。院子里拉上五彩三角小旗,红、黄、绿、蓝各色相间,再支起一根灯笼杆,挂上红彤彤福字灯笼,这般色彩碰撞,白皑皑冰雪中娱人眼目,一派乡土气息,辞旧迎新的节日景象就齐备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