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社会的毒瘤

有关潘金莲的讨论已经有许多,大凡都是在评论社会对待女人如何的不公平。

中国是发展中国家,阿富汗也是发展中国家,其实发展中国家这个词,只是执政党创造出给贫困落后的遮羞布罢了。

导读:在水浒这个男人的世界,宋江是一个把女人当成衣服的狠心男人,王矮虎是一个只把女人当成泄欲对象的禽兽男人,林冲是一个为了女人可以忍受一切侮辱和迫害的绝种男人,而武松是

毋庸置疑,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个不公平的世界。

      想让拉近与发达国家的距离,甚至是成为一个发达国家,就必须找出这个社会的不足,而加以改进。而这一切都是靠这个国家的人民来完成的。若民智不加以开启,想要超越别人都是痴心妄想,我们和别人的距离也会越来越大,其只能是别人来我们的土地上建厂,排放污染物,而我们的老百姓只能给人家剥削,给人家打工。

在水浒这个男人的世界,宋江是一个把女人当成衣服的狠心男人,王矮虎是一个只把女人当成泄欲对象的禽兽男人,林冲是一个为了女人可以忍受一切侮辱和迫害的绝种男人,而武松是一个敢恨不敢爱的窝囊男人。武松一生看起来杀人无数,快意恩仇,其实一直都生活在失去潘金莲的阴影中,以至于许久之后,武松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嫂嫂潘金莲,可没想到最终还是难以忘记。武松选择的结婚对象,竟然就是潘金莲的苏劳音替身。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或许能够找到不同的答案。

       我觉得凭我们华夏民族几千年的文化历史,应该是我们到美国,到韩国到日本建厂,让他们的人民来给我们剥削才对,而事实却恰恰相反,这究竟是为什么?是因为中国人比日本人韩国人美国人蠢吗?

在张都监府中,张都监表示愿意把养娘玉兰许配给武松,武松少有的兴奋,起身再拜说:“量小人何者之人,怎敢望恩相宅眷为妻?枉自折了武松的草料!”武松看起来很谦虚,其实心里很渴望,玉兰是他心中盼望依旧的心仪对象。虽然武松和玉兰只是今天才相见,虽然玉兰对武松没有一点特别的眷顾,但是玉兰和武松为之动情,为之念念不忘的潘金莲有着太多的相似性。

男人遇到象潘金莲这样漂亮的女人,如果还不动心的话,那很可能有以下几个假设:

        当今社会的两大毒瘤,腐败的ZF,糜烂的社会风气。
        恰巧的是,不知是歪打正着还是有意为之,冯导的这部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将这三大毒瘤都刻画了出来。

先看名字,金莲对玉兰,金对玉,莲花对兰草,何其相似,只不过金莲更多的显现出对金钱,对富贵,对现实欲望的渴求。再看出身。潘金莲这朵莲花早先也曾经出污泥而不染,多次受到主人的骚扰,可是坚决不从,结果主人由占有转为虐待,像清末那个老女人学习,既然你让我一时不痛快,我就让你一生不痛快,把潘金莲硬生生嫁给了一个三等残废武大郎。

1) 该男人患有疾病,无法人道。换言之,阳痿。人生四大悲之一:洞房花烛夜 –
不举,说的就是这个。

        第一点,故事的女主角“潘金莲”被他丈夫欺骗抛弃,不甘心的他寻根问底,终于从他丈夫的口中知道了真相:你不是处女。可以说,整片电影一切的导火索和之后的所有闹剧究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丈夫的那一句:“结婚的时候你就不是处女了。”
        也许有人说:“凭什么要求女人一定要是处女,这对女人不公平!”

在嫁给武大之后,一方面武大生性懦弱、身材矮小、人物猥琐;一方面武大不会风流,一点不解风情,于是曾经的贞洁烈女转变成淫娃荡妇,成为当地有名的喜欢偷汉养情人的女人。

2)
该男人是同性恋,同志哥自然对女性没有兴趣。但是对自己中意的帅哥,两眼闪闪发光,炯炯有神。

        提倡女权本来是件可以开启民智的好事,但提倡女权,不等于提倡滥交。所以我个人觉得,要求女人婚前守贞,确实是对女人的不公平……

玉兰是张都监的养娘,养娘和一般的丫头略有不同,虽然也需要端茶递水伺候人,不过却学习过诗书礼仪,歌舞唱曲,有钱人家老爷们准备着以后自己使用或者送给他人,送人的时候就不妨称作自己的养女,让价钱可以高一些。至于玉兰和主人的关系,也略微可以看出,书中说“张都监叫唤一个心爱的养娘,叫做玉兰,出来唱曲”,既然是心爱,说明还是有写特殊,至于有没有得手,那就不了解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