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中有多大的艾滋病风险

说实话?还是不说实话?这的确是个问题。

催款函格式,追你到仙界,远古驯龙秘典

赵燕萍:F 方刚:G

说实话,男人不希望是真的;不说实话,男人一定不会相信。

多伴侣性交是新概念。它只认一个死理:单伴侣没事,任何一种多伴侣都有风险。因此,在这里并不考虑双方的性关系是否符合道德与法律,合理合法的再婚者也被纳入“多伴侣”之中,而那些有过所谓“婚前性行为”的人,如果他一生只跟这个人发生过性交,他也会排除在“多伴侣”之外。而且,这里的“伴侣”并不限男女,当然地包括了那些与多个同性性交者在内。

嘉宾简介:方刚,性学博士,两性问题专家,出版有《方刚情爱咨助系列》《中国多性伙伴个案考察》《男性研究与男性运动》等专着30余部50个版本,现执教于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

反之亦然。

那么,中国当前的“多伴侣性交”的实况究竟如何?

作为两性问题专家,性社会学博士,方刚所触及的话题和发表的作品总是立意深刻、观点新锐。比如:他公开支持17岁寻求包养的女孩;坦率地询问大家“性玩具,你有吗?”;为了得到男公关的一手资料,卧底深圳夜总会调查两个月……本期,我们特别邀请了这位兼具实践精神和勇气的学者,共同探讨时下社会上关注的两性焦点话题。

有道是:成熟的人不问过去;聪明的人不问现在;豁达的人不问未来。

1、在20~64岁的全体中国人里,到2000年8月为止,在14岁以后的一生中,曾经有过任何一种多伴侣性交的人,只占13.2%~16.2%。前一个百分比是按照严标准来统计的,仅仅包括那些不但自己承认有过,而且再次或者多次确认有过的人。后一个百分比则是宽标准,包括所有那些至少承认过一次的人。

图片 1

其实不然。

2、按照严标准来统计,在有过多伴侣性交的人里,有74%的人仅仅有过不超过3个其他性伴侣。不超过5个其他性伴侣的人则达到85.9%。因此,这些人平均起来,只有过3.49个其他性伴侣,中位数则仅为2个其他性伴侣。

男女角色模糊说明社会在进步

不信?有这么一个女性,事业很成功,有三个可爱的女儿,但是分属两个男人,可是她居然说从来没有恋爱过;相信她还是不相信她?

这意味着什么呢?

F:以前我们对男子汉的定义中少不了“高大威猛”一词,而今的屏幕中却充斥着那些略带女性特征的“美男”,比如:台湾的F4、大陆的好男儿……这些面目柔和、缺少阳刚的帅哥们很受欢迎。在生活中,很多男生在成年后,仍然脆弱敏感、依赖性强,有些人甚至连自己也照顾不好。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另外一个女性,离婚多年,居然说自从离婚后没有过任何性伴侣,而同时不断炫耀自己,有多少出色的男人同时在追求她!与多个男性保持交往,甚至打情骂俏,还将男性单独带往家中过夜,40岁上下,单身一人。能否相信她离婚多年没有一个性伴侣?

第一,美国1992年进行的全国成年人总人口随机抽样发现:从18岁开始,一生中曾经有过一个以上性伴侣的人,高达71%之多;而且有过5个以上性伴侣的人高达41.5%。仅仅在该调查开始之前的5年里,就有38.7%的人有过一个以上性伴侣。即使在此前的12个月里,也有16.9%的人发生过多伴侣性交。也就是说,美国人的一年的性伴侣数就超过了中国人的一生。尽管如此,组织这次调查的研究人员们(以著名的劳曼教授为首的课题组)仍然认为:由于性传播必须通过每个人的“性的社会网络”,而这些网络却是散在的,各个社会成员之间并没有普遍的“连线”,而且“桥梁人群”如卖淫者之类也不够多;美国近几年艾滋病的发病率持续在低水平,并没有像以前人们估计的那么高,佐证了研究人员的看法。

G:和这个话题一同被关注的还有现代的女性少了“温柔贤淑”。其实,人生下来是没有性别意识的。以前把“女人味”定义为小鸟依人、弱不禁风,让男人做有泪不轻弹的硬汉,这是社会文化塑造的二元化的性别模式,不是人们的本性使然。另外,由于女性经济地位上升和社会伦理改变,使传统的男权社会遭遇了冲击和挑战,于是人们在塑造男性角色时,不再一味强调“高大威猛”,很多男性也开始朝多方面发展。比如:在操持家务和教育子女时,有些男人丝毫不比太太差。

女人太掩饰,总让人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第二,对于中国女性来说,除了再婚以外,可能不可能发生多伴侣行为,是她的一种根本价值观——稳固的性观念——在起作用,其作用强度大于她所在社区的性文化的潜移默化。男性却相反。他所在的社区具有什么样的性文化,对他的作用强度远远超过了自我性观念的作用。

F:有趣的是,“西方女人眼中的中国着名男影星形象”的调查结果显示:李亚鹏、谢霆锋这样的中国帅哥成为西方女人眼中的丑男。正当大家对这些面目清秀的面孔感到发腻的时候。新一轮的浪潮又迎面打来。电视、电影屏幕之上,突然又跳跃出许多阳刚强壮的男人,如《血色湘西》里的三怒、《集结号》里的谷子地和《投名状》里的血性兄弟等。

还有一位女性朋友,自己坦陈先后有过9个性伴侣,同她交往的男性朋友顿时望而却步,不敢、也不愿意再继续交往。男人的想法可能是,你说曾经有过9个,事实上没准有过19个呢,那不成了公共汽车啦?女人太直爽,似乎也不是很可取。

中国的成年女性在客观上成了阻挡艾滋病的堤坝:一生中发生多伴侣性交的女人只有5.5%~8.2%;尤其是,这个堤坝更加不为周围的风风雨雨所动。

G:我并不认为存在所谓“男色审美”潮流后,以“阳刚”为主导的男性气概的“回潮”。性角色理论所定义的单一的男性气概,其核心是“刚强”,由此演绎出硬汉、强者、粗犷、勇敢、事业成功、健壮等诸多概念。这实际上是一种“支配性男性气概”,它从来都是主潮!那些阴柔的男性,从来都是少数、边缘人,构成不了冲击。

人应该自信,但是自信得有个度,过了反而适得其反。

因此,假设所有发生过多伴侣性交的男人,统统都有艾滋病,而且百分之百地传播给了他们的身为普通女性的伴侣(注意,这里只是假设,这两者绝不可能在实际生活中出现),那么,从这些女人里再次传播给其他男人的时候,按照严标准计算,艾滋病就已经只有原来的5.5%了。如果这5.5%的男人仍然是通过女人来传播,那么第三次传播给其他男人的可能性就只有第一次传播时的千分之三。

F:那么男女优势的“互逆”能不能影响他们的健康成长呢?

当一个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尽管发生了性关系,但是还没有上升到爱的程度,女人如果太pushy,
反而会得到适得其反的结果。双方应该做的是加深了解。

也就是说,在中国目前的“性的社会网络”里,女性不仅在生物学意义上是艾滋病毒性传播的最主要受害者,而且客观上又牺牲了自己平等的选择权,为整个社会换来了目前极低的艾滋病毒感染率。倘若中国女性中有过多伴侣性交的比例也达到总人口的平均数,那么中国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就会是现在的2.4倍;如果“男女都一样”(即女性达到男性多伴侣性交的比例),那么就会是3.8倍。

G:应该看到,突破社会性别角色的刻板印象是社会进步的标志,是个人全面发展的体现,不会造成男女角色互换。那些一味强调男女特征的人,大多仍未跳出
“男强女弱”的传统社会定位,仍固执地停留在“男权至上”观念中。只有打破传统文化在性别意识上对人性的束缚,意识到人的发展是多元化的,努力包容“兼性气质”,才能够客观地看待社会角色定位,使自己获得全面的发展。幸福感来自于是否找对人

说实话,女人一旦很pushy,男人一定会感到不舒服。许多事是欲速则不达的。反过来,男人如果对自己钟情的女人死缠烂打,似乎能够被社会接受和承认。

男人接受性服务的情况

F:除了美丽,女人最能打动男人的地方在哪里?

给彼此一段时间,给彼此一点空间,让彼此有一些尝试,最终如果双方都决定在一起,那才会永久。强扭的瓜不甜,道理人人都懂,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电影对芸芸众生来说,记忆深刻的大概是男主角与女主角站立在船头的那个画面;可是对有生活阅历的人说来,可能是另外一个容易被人忽视的画面:当老态龙钟的老奶奶被问及“Did
you do
it?”的时候,她脸上绽放出如同蒙娜丽莎的微笑那瞬间,那种对美好往事的追忆,是那般的刻骨铭心,是那样的动人心魄,是何等的回肠荡气!那是对“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最权威诠释,堪称经典。试图束缚对方的努力是不明智的。有压力就一定会有反弹,压力越大,反弹也越大。牢牢的束缚只会让你的爱人感到窒息,产生退意。天长地久的爱情需要激情和美满的性爱,但是更需要充满耐心的经营和睿智的维护。网上曾经读到过这么一句话:“女人可以接受有故事的男人,男人一般不会接受有故事的女人”。后半句可能不准确。依本人的观点,男人一般不会接受有许多故事的女人,但是也不会接受一点故事都没有的女人。

在各种多伴侣性交中,商业化的性交易一直被认为是最容易传播艾滋病的。那么,社会实况究竟如何呢?

G:女人打动男人的地方,对于不同的男人肯定也有差异。对我而言,女人最能打动我的地方是智慧。

假设这修正后的观点能够适合女性,从女同胞的角度来看,同样适合男性吗?

在20~64岁的男性总人口中,承认自己在一生中曾经与卖身女性发生过性交合的人占6.4%。按照年龄组来看,35岁以上的男人中,只有3.6%的人这样做过;而35岁以下的男人中却达到11.9%。其中最高的是25~29岁的人,高达12.7%之多。

F:作为男人,你更愿意和成熟独立的女性交往,还是和小鸟依人的女性接触?

发表评论